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登录 注册
71大众网 首页 国际 查看内容

女作家曹艳阳:三生三世

2018-1-29 18:31 国际 贾玉森 评论(0) |原作者: 曹艳阳 |来自: 71大众网

春天已经来了,阳光如水流泻,晴朗的时候能看到蝴蝶在飞舞。幼年时总喜欢拿网兜乐颠乐颠地捕捉蝴蝶,欣赏她美丽扇动的翅膀。长大后,突然悟出在自己爱的生命里,一直在捕捉着注定要离散的风,爱如捕风。

美好的照片,应该能留下让人震撼的美感,应该能摄入人和事物的灵魂与思想,留住那种逝去的漫漫时光。我的文字就如同一张张照片,拍摄那些爱的零星片断与章节,每一篇文章都烙印下时光的痕迹,以此纪念我们曾经走过的两年爱路。

我称呼你为哥哥,你笑着说:这个妹妹,我好像前世在哪里见过,也许前世情缘未了,或许是兄妹情缘,或许是恋人情缘,这辈子续上,下辈子我们还要再续,我们要三生三世在一起。你的言语让我的心变得柔软及澄澈。我说,前世和来世都是虚的,我们只要今生今世在一起,今生今世相爱就好。

 

那一年在爬山的路上,绿叶硬朗青翠,所有的花都热热闹闹、争先恐后地开了。满地粉白的花瓣柔软湿润,偶尔会发出破裂的细声脆响。我将一朵白玉兰花,似一根烟一样横插在你的耳边,你不气也不恼也不羞怯,你绽放着柔软的笑容,眼睛明亮得像一块灼烧之后的煤。你戴着我那朵清新的小花,牵着我的小手,在路人的众目睽睽下,走过长长的山路,我心里无限欢喜,小声地笑,满脸天真的小酒窝。

中午午后的阳光温暖金黄,将一切万物晒得香喷喷。我爬到你的背上,揉乱你的头发,感受着你肌肤渗透出来的丝丝缕缕的温度。爬累了,我就偎依在你身旁像一只小猫一样的撒娇,或是靠在你的腿边静静地看书。你的面容,洁白如山茶花。我将我的小脸,贴在你的脖子上,让我那一小块温暖清香的肌肤,香熏你整个暖意洋洋的下午。我聆听你坚强有力的心跳,然后闭上了眼睛。等你正眼瞧我时,我已经睡着了。

冬天的早晨,清凉的冷空气大片大片地灌进房间来。我往你的眼镜上使劲地呵白气,呵得镜片白雾茫茫水涯一片,让你看不清楚我坏笑的脸庞,美其名曰: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你夺过我的眼镜,戴在你的眼睛上,由此拉开清晨的“抢夺眼镜大战”。你说我好像一只小猫,有着动物的野性,等待着你的爱抚,可是在你抚摸它的时候,它又会突然地轻轻咬你一口。

樱花开得轰轰烈烈,此起彼伏时,我们会一起去赏花,如同欣赏一场盛大的演出。赏完樱花,我们会一起在外面吃晚饭,我们挑选靠近阳光的餐桌,面对面地坐着,静静地凝视着对方,像坐在幸福的漩涡里。你很喜欢吃鱼,盘里的鱼一缕一缕的莹白,在红艳艳的剁椒衬托中显得格外洁白。你说,每次看着鱼,就像看到了粉白可爱的果肉,就像看着我粉嘟嘟、圆乎乎的小脸,看一眼就想咬一口,再看一眼又想咬一口。

夜晚,我们经常一起爬山,我倚靠在你的肩膀上,仰望天空中繁盛的星光。流星在天空中来来回回,如同呼啸风中的一场花瓣雨,有些许甜蜜,又有些许哀伤。你亲吻着我的小脸,露珠在夜色中闪烁,眨巴眨巴,像你深情的眼睛。你伸过手轻轻抚摸一下我的脸颊,手指像蝴蝶翅膀扫过我的皮肤。两个人的美丽容颜,有着月光一样的明亮光泽。你那双骨结清晰的手,手背上宛转延伸的蓝色静脉如同山峦起伏。这样纯洁静好的陪伴,如同清朗皎洁的星空,铸就了一个爱至落泪的温馨夜晚。 

有一次我们一起上街,过马路时,我看到一个小孩坐在手推车里,半弯腰坐着,快乐地玩着自己的脚趾,将自己胖乎乎的脚趾放在嘴里津津有味地啃,我忍不住地咯咯笑起来。孩子像小小的动物,让人怜爱。柔软的头发,天真的眼神,趣意的动作 ,让我感受到生命如此甜美,像青涩的果实,散发出醇厚芳香。你问我,以后我们生三个孩子好不好?推车里放着一个,手里牵着一个,怀里抱着一个,让他们仨互啃脚趾,互相嬉戏,我们在一旁看着,笑着,多温馨。

有时深夜,我们看完电影,站在街头等着最后一班公交车。天气冷时,你会敞开西装,把我冰凉的小手放进去,然后把我的脸,把我的身体都放在你温暖的怀抱里。我瞪着漆黑而明亮的眼睛,露着幸福的笑容,仰着脸,轻轻地对你说,我们就这样一直相拥站到天亮好不好?你说,好。你一边说着“好”字,一边让我摸着你扎人的胡子。你说:看着胡须,感觉自己老了,然后是你轻轻如同流水般的叹息。

有一次看完电影,月黑风高,你护送我回宿舍。在路上,你问我,怕不怕流氓?我答:我不怕流氓,我就怕有文化的流氓。你听完说:我既不是有文化的流氓,也不是没文化的流氓,因为我根本就不是个流氓,我是一个把你捧在手心,含在嘴里,珍藏在心里的好人。我俩捂肚笑得满地找牙。在路上,我说,我生平最欣赏两种女人,一种是很会撒娇撒到男人拼了老命都想保护她的女人,一种是不依靠男人也能自已创造富裕优质生活的女人。你问我想做哪种女人。我毫不犹豫地说:我想做第一种,只需要撒撒娇就能获得一切,该有多好。别的我不会,就撒娇这活儿我最擅长。你哈哈大笑,说:那就让我来拼着老命来保护你吧。

有时,我们上午聊着莎士比亚的戏剧文学,聊着红楼梦,聊着钢琴曲。下午我俩去菜市场买菜时会为几个零钱与菜贩喋喋不休、争个面红耳赤,丝毫不顾俩人的个人形象。或许这就是我们世俗的充满烟火味又夹杂着书香味的生活,一时呲牙咧嘴,一时文弱书生;一时青菜豆腐,一时大鱼大肉,将生活过得风生水起,有滋有味,有哭有笑。

晚上很早就睡觉,睡眠是温柔的棉被,遮盖起所有的失落,但是我却会经常性失眠,为了帮助我入睡,你送了我两罐蜂蜜。每个夜晚,我浅酌一口,心里很温暖,喝着它,想起你。想起你以前在电波里轻轻对我说,宝贝,你睡了吗?宝贝,你要好好睡,你这样失眠让我心里疼痛;宝贝,晚安。看着蜂蜜的玻璃瓶,忽然想起被我呵了白气的你的镜片,我的眼睛突然就湿润起来,但又带着模糊的晴朗,也许那是因为我心里亮着一束爱的光芒。

由于长期的失眠,我的嘴唇、眼睛、口腔经常会上火长东西,你心疼地用大半个下午的时间帮我炖冰糖雪梨水,然后一小勺一小勺将澄黄的液体慢慢地喂进我嘴里。那一刻,我的心柔软地膨胀起来,灌满了清澈柔情的水,我清澈温暖的眼泪一颗一颗滴落在你的手上。冰糖雪梨水有着花蕾初绽的清醇甜美,喝完后,你抓住我的手捏在手心里,轻轻亲吻我的指尖。你说,我的指尖上有雨水清凉的味道。

我们有时也会吵架,我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吵完架,你抚摸着我长长的睫毛,柔声说:别哭了,哭了让我心碎,都是我不好,你打我吧。我抓过你的手,一个手指一个手指咬过去。你在一旁打趣,说我是狗变的,最爱咬别人的手指。

最终,因为多种原因,你还是接受了父母之命所安排的那场门当户对的婚姻,淡出了我的生活。爱情或许就是一片云,雨是云的眼泪,风是云的情怀,风吹干了惆怅的雨。从此,云淡风轻。走着走着,雨停了,云散了,花也开了,人也寂寞了。记不清,从何时起我在相爱的世界里一个人走;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习惯了一个人漫无目的地逛街一个人去医院一个人去电影院一个人在深夜里低低哭泣。

感觉那场爱情就好像是我为自己放的一场烟花,熄灭的尘烟扑簌扑簌掉落在我的脸上,我感到一种幻灭般的疼痛,那种感觉如同是要割舍自己熟悉的,用来写字画画的一只右手。

我又回到了一个人的生活,每天下了班后,我会压抑住心里的百般难受,带着心灵的疼痛写作。写作完毕,然后一个人去外面吃晚饭,然后回到宿舍,生活跟在大学里差不多。电视机一个频道都收不到,宿舍显得非常之清冷,有时,我会用手机放点音乐制造一点声响。每个深夜,我会向自己轻轻地道声晚安。在辗转反侧的失眠中,在某个寂静瞬间,我的眼泪把我的心脏淹没,有些情缘终究是感伤的。我将我的心事说给春天听,我将我的往事说给文字听。我将文字想像成一块蓝色的绒布,我想用它来掩盖我所有的痛苦。

两年短短的年轻岁月,一段清纯如水的恋情,却转瞬即逝。冯小刚的电影《芳华》,再一次让人回味爱情的甜美和脆弱。时光重来,人已不在。往事如烟,往事惘然。有时在春天的阳光里,我会想起你那张敦厚的脸,那张在明亮温暖的阳光下像花朵一样绽放的脸,想起你的清凉眼眸,甘甜唇齿。一个人想着想着,我就会掉眼泪,会难过,会伤心。

说好的三生三世呢?最终这个誓言还是如一片云飘得无影无踪。你曾经给了我一个家温暖如春的感觉,最终,我还是失去了这种家的感觉。我只能对着冰冷的空气回忆你曾经的柔情与缱绻。时光的路途上,只留下爱情的足音,然后一切如同泡沫般消失。

在那条爬山的路上,我捡拾起一小簇一小簇的玉兰花,花瓣洁白粉嫩,散发淡而流离的花香。我将它们在阳光下晒干,夹杂在书本里,让花朵寄存我们爱的往事,寄存你的气味。看着花儿,外面似乎有了潇潇的雨声,内心一片空白,总有一种伤感在细细灼烧,然后,我的眼泪缓慢渗出,如同静水流深的清凉泉水一样。

不再奢望还有谁会来爱我,不再奢望还有谁会给我丰盛温暖的怀抱,只是想今后的寂静的岁月中,不再有疼痛,不再有眼泪,不再有忧伤。

在文字袅袅的烟尘中,电脑里如泣如诉地、缓缓地放着齐秦的那首《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你的柔情似水/几度让我爱得沉醉/毫无保留 不知道后悔/你能不能体会真情可贵/没有余力伤悲/爱情像难收的覆水/长长来路 走的太憔悴/你只留下我收拾这一切/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不让你的吻留余味/忘了曾经爱过谁/慢慢习惯了寂寞相随/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不让你的脸梦里相对/爱的潮水已经退/我的真情不再随便给……。

希望我的2018年,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

 

作者简介:曹艳阳,女,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具有文学创作中级专业技术资格职称。出版个人散文集《与往事干杯》、《尘缘深深》;短篇小说集《冰炭之恋》;长篇小说《我遇见你》。 《美丽私语》曾获全国“新衣裳”散文征文大赛二等奖;《大山里的佛世情缘》获第三届观音山杯“美丽中国”全国游记征文大赛三等奖;《吹响母爱的长笛》在首届“孟郊奖  慈母心游子情”全球华语散文大赛中获优秀奖;《雪玲珑》曾获东莞市“驾协杯”征文大赛一等奖;《眺望城市的家园》获东莞市“魅力新城、活力新城征文大赛”二等奖。诗歌《跨过南方的门槛》曾在东莞电视台“学海轻舟”栏目中播出。

                                                                           [本网记者:贾玉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0)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在线好友 消息 提醒 我的菜单 浏览 发贴 记录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71大众网 ( 粤ICP备14054894号-4 )     

71x71 Discuz! X3.2© 2015-202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