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登录 注册
71大众网 首页 城市 陕西 查看内容

陕西作家王伟《故乡记事》欣赏

2019-2-13 19:55 陕西 admin 评论(0) |原作者: 王伟 |来自: 原创
红白喜事


天空到处都是灰白色的雾在四处飘荡着,沿河对面的山顶是可以依稀看见日出之前天空许多红色的云片,山坡上到处就是一排排的瓦房及窑洞组合成的村舍院落,不时升起的袅袅炊烟,偶尔还可以听到吵杂狗的叫声以及鸡的啼鸣声。在山坡下的一处院子里,几口窑洞组成的院子内,一户农家的丧事正在按照当地传统的风俗进行着,灵堂旁边一队男女组成的乐队在吹着乐曲,悠扬的唢呐声此起彼伏,不大的院子里,帮忙的邻居人来人往,显得忙忙碌碌。在人声嘈杂中混合着鼓乐声和孝子们凄惨的哭声。乡里的人比较重情义,也就是民风淳朴,不管是谁家如果碰见红白喜事,附近的男女老少就是再忙都会放下手里自己的活计,自发地过来帮忙,为主人家分担解难,出一份力,尽可能的做必须要做切目标不明确的事。
农村办丧事,是一个家庭,乃至一个家族的大事,也是数千年老百姓血脉相传的民族传统。丧事有许多程序和规矩,亲属的孝衣穿戴、幛幡的颜色节数,亲属行祭奠礼数等,即是礼仪又是历代相传的礼节,都有学问和讲究。很远就听见村里传出凄凉的唢呐声,让人的心不由得一紧,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办丧事的家门口人来人往,门口的土墙上靠着长长的招魂幡,院子里聚齐着好多的邻里乡亲,木匠师傅们正在做棺材,邻居婶子大嫂们在缝制衣衫,管事的里外忙活的支使着别人。院子正中摆放着逝者的灵位。香桌上燃着的香和生前的照片,孝子贤孙们披麻戴孝在灵堂前跪着,早已哭成了泪人。有的索性放声嚎啕大哭起来,并使劲捶打着自己的头,脸上流满了鼻涕、泪水,哭得真是声嘶力竭肝肠寸断,在场的人都难过的流下泪来。显得是那样的痛彻心扉,痛哭流涕的似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边哭边抽泣着。
太阳刚刚从东方升起,霞光四射,出殡仪式也正式开始,乐队也奏起了低沉的曲调。按照阴阳先生的说法要先入殡,要孝子贤孙们行三拜九叩之礼,并要上香、烧纸钱。接着就是送灵位,孝子身上背着阴阳先生写好的已逝者名讳的牌匾,吹鼓手吹起了音乐,披麻戴孝的孝子贤孙们腰上缠了一条麻绳,脸上表情木然,缓慢的走着。送完灵牌后就要出殡了,态度恭敬的把香举到头顶,点燃后虔诚的双手合十跪倒在地,接着就插在灵位上的香坛上,烧过纸,奠过酒,一群人就帮忙着把逝者放进棺材里去,又用纱布盖住逝者的脸,为了免得让灰尘落进她的半闭着的、一动不动地对着天空望着已经渐渐暗淡下去的眼睛。然后,人们七手八脚的盖好棺材,众人就急急的抬了起来。一群群托儿携女的村邻们如众星捧月般的凑拥着送殡的人群。披麻戴孝的孝子贤孙们手执哭丧棒哭哭啼啼,两个人抬着做工精细的灵牌,上边端端正正的写着逝者名讳的排位。祭拜的人从管事人的手里接过香,态度很恭敬的对着排位虔诚的三鞠躬,然后,把香插进牌位旁边的香楼里,又拿过一沓沓专用的冥币,双膝跪到,点燃冥币,从酒瓶里倒出三杯酒,徐徐的到在燃着的纸上,再在地上磕三个头,就站了起来,拿上拜祭给的白毛巾,退在一边,按照顺序轮下一轮祭拜。吹鼓手们肆意的吹奏着苍凉悲伤的音乐,抬棺材的壮小伙们配合着祭拜的人们时走时停。棺材上边的三层楼轿很是漂亮,各色彩幔、花蕊相映生辉。
阴阳先生手执小铃口里念念有词,“天灵灵,地灵灵……”
地上,孝子头顶着纸灰盆,身穿着白色长衫孝服跪在地上,一边的人紧紧的也帮忙扶着他的纸灰盆。唢呐声悠悠的响着摄人心魄,路旁祭拜的人在做最后的祭拜,手抬棺材的壮年男子肃然的静立在路边,有人不停的给发着烟,边不停在叮嘱着大伙要小心,太阳要从家家门口过全都当是自己的事,谁也躲不了的,人们都应着。在当地农村特别是白事需要的帮忙的人是越多越好,人多就说明主人家的人缘好,当然,再多的人都能用得上,最熬煎的就是抬棺材的人那是需要壮劳力的,况且一点懒也偷不得,谁如果躲尖溜滑谁就是倒霉的,周围的人都用劲那么所有的压力就都倾向了这边,也是一个危险的活计。
“起轿。”阴阳先生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并飞快的转动着手里的小铃。
手执纸幡、花圈的人们走在送殡队伍的最前面。一个身材瘦小的老人手挎着一个小笼边走边在地上插着白色的小三角旗,不时的撒一些像元宝一样的纸币,举说是一岁一个,都有讲究的。孝子一下把头上的纸灰盆重重的摔在地上,“啪”的一声,灰盆摔得粉碎。肩抬棺材的汉子赶紧抬起了棺材,路两边的人们争先恐后的抢摘灵房上的纸花。有的人就赶紧给人四处发着烟,有的人就点燃了地上的鞭炮。
家家门前点着了早已放好的干草堆,熊熊的黑色长烟拔地而起,伴随着阵阵让人犯怵的哭声在人们耳边萦绕,特别是送丧的女客们哭声真是揪人肺腑,直苦的是肝肠寸断。而有的的嗓子早已经哭哑了,喉咙呜咽着,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在棺材下葬的灵地,人们把棺材稳稳的停在刚刚打好的墓口,阴阳先生指导着让主人走入墓穴,孝子下到墓地,按照先生的指示他蜷伏下身子,用事先留下的铁锨把里边的土卷了出来,然后,用力的摔了上去,用蒿草扎成一束慢慢的扫着倒退出来。在先生的示意下他爬了上去。阴阳先生根据时间安排众人把棺材抬到墓口,让人们可以下葬了。大声的喊着让大家都注意。人们都小心翼翼的把棺材从留下的底座下把那多余的架子撬了下来,然后,用绳缠住两边,分成两份,众人慢慢的移动到墓口边,并给下边放下几根滚木,这才放下棺材让它随着滚木缓缓的滚进墓穴。接着就有人跳了下去,背靠背着把棺材直直的推了进去。阴阳先生拿出罗盘在调整着方向。指示着让他们调整棺材的方向,调整好方向后让人使劲把棺材挪进去。然后,站起身,接过人们递过来的童男童女按照顺序摆在棺材的两侧。又放下香火炉等零零碎碎的陪葬品,都按照位置摆好,这才把放在棺材上的明巾也就是写有逝者名讳的红布扯下一溜,分给上边的人们。接过红布人们都从上边扯下一块块的,有的绑在裤带上,有的扣在钮口上,以示吉利。有人拿着一把铁锨给上边放了点黄表纸,倒上清油点着火,然后沿棺材的四周绕一圈就退了出来。然后用蒿草扎成的扫把,倒退着从里面清扫着退了出来。停在墓口的位置,蹲下身,把在墓口放的石板两个人费力的立了起来,堵住墓口,然后,爬了上来。
“快,让孝子给大家磕个头,然后,大家伙鼓把劲,回家喝酒去。”管事的大声的叫嚷着,并拆开了一条烟,拿出几包吩咐着让人们散下去。阴阳先生也说吉时已到,就拿着小铃在不停的摇着,嘴里也在念着经文一类的东西。并从袋子里拿出来时拿的五谷杂粮撒在坟的四周,人们就呼啦啦都围了上来,争先恐后的往墓穴里铲土,吹鼓手也卖力的吹起了悲凉的唢呐声。
功夫不大,一座新坟就矗立在人们的面前,新扎起来的纸质三层楼轿稳稳的放在坟头上,人们把来时拿的花圈、哭丧棒都插在坟头的中间四周,点着了所有的冥币、烧纸,然后,在唢呐声的伴随声中人们都朝山下走去。家门口,早已经放好一桶水,上边放着一把菜刀,人们自觉的把手放进桶里蘸点水再淋在菜刀上,才朝屋内走去。
屋内,更是忙得不亦乐乎,招呼着一帮子的姑娘、媳妇们在忙的切菜、淘菜,厨师把油烧热后刺啦的一声就把菜倒进锅内,右手拿着炒勺在搅动着,左手就拿起炒勺一下就把勺内的菜翻了个过,火焰腾起好高。
院内的棚子下边早已摆上了酒菜,每桌都是一样的标准,桌上摆着九个凉菜、一瓶酒、两包烟。期间,鸡、鱼、肘子是不可缺少的硬菜。人们都陆续的坐了下来,谁也用不着客气,该喝酒的喝酒,该吃菜的吃菜,一切是那样的自然。现在的农村已经同原来有了很大的区别,特别是像过红白喜事,压根就是一样的标准,不仅仅是简单的埋人那么样了。酒、烟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谁就待客的条件差了就无形中会被人瞧不起。吹鼓手也吹起了《母亲》的音乐,那抒情的歌声让歌手演绎得如痴如醉,让人有亲临其景的感觉。逝者的老伴躺在炕上,旁边围着一群晚辈,他已经几天也是滴米未沾,神情悲戚。在众人不停的劝说着让他凡事都想开点,生死由命富贵由天。他说他也知道是这么个理,可就是脑袋转不过弯来也过不了这道坎。
农村人结婚嫁女自然是图个喜庆和排场,现在条件好了,都在相互攀比已经成为一种时髦的风气。管事的在张罗招呼客人,有的帮忙的人忙着端茶倒水。农村人在遇到结婚之类的事都是图个喜庆,人就自然多点为的就是热闹、红火。院子正中显得热闹非常,前来帮忙的左邻右舍在搭棚子,棚子折叠着搭在一起,几个人费力的撑开,支起用三角铁做成的骨架,旁边的人赶快用筷子粗的钢筋插入对接口,稳稳的固定在一起,中间用钢筋连接固定。棚子的骨架很快就搭起来了,几个人从远处抬来天蓝色的棚布,在院子的中间的空隙地上铺开,两头系上绳子,把绳子从横梁上扔过去,一边的人就缓缓的拽着绳子,看着棚布一点点的从梁上穿过去,棚布在靠近横梁的位置稍有阻隔,就被人在下面用木棍早早的支起来,以免刮破棚布,宽大的棚布就穿过横梁,连接到对面,多余的部分把棚子下面也遮挡的严严实实,四周都围了起来,地上的部分用石头、砖块压住。紧张而有序的搭好棚子,就开始摆桌子,把桌子的架子往开一撑,下面用早就有的铁勾刮住,上面摆上一米多的园面,在铺上崭新的桌布,周围依次放八个或者十个红色的方形塑胶椅,丁平看着院子搭成的彩棚是长方形,上下全是用钢管焊接好的,只要把对缝一接就可以了,方便许多。棚下摆了十桌,每行五桌,前几年每桌八个人,近年每桌是十个人。看着这些租赁来的席棚、餐桌、碗筷、锅灶,同样的是改革开放给农村在婚丧嫁娶的庄户人家重大事情方面的全新模式,也为人们提供方便之余也乐于接受,就是花几个钱,但方便多了,显得省事、气派。
门前放着一个巨大的半圆形的充气气球,扎着彩绘,音响放出震耳欲聋的声音,门前车来人往热闹非常,光车就停了几十辆。前边的几辆奥迪上绑着红绸,一看就知道是娶亲的车子。主家就是想把娶亲的日子装得体面一点,也是奋斗这么多年今天得以显摆的日子。
院子里搭起的彩棚大多了,显然人也多了许多。用砖筑起来的临时锅灶上边架着一口大铁锅蒸笼,鼓风机在吼叫着,蒸笼的每一层接茬处和蒸笼的顶部喷涌着蒸汽,和锅灶下的烟混合在一起,弥漫在整个院子里。几把菜刀切剁蔬菜发出的咣当声,婆娘爷们相互斗嘴、骂笑发出的噪杂声,组成了农村过喜事所特有的吉庆喜悦气氛。
新郎早早的就换上了新衣服,系着红色的领带,脚下穿着一双锃亮的黑色皮鞋。给帮忙的人都到过酒,正在吃饭,这时,管事的和两个端着盘子的人进来了。一个盘子里放着一块肉,中间用刀割开了一道长缝,缝间两端用红布系着,上面还扎着两根红头绳,另一个盘子放着两瓶酒,数十条烟,还有一沓红包。
“怎么拿这么多?”新郎笑着问。
“这孩子就是话多。”家里的大人笑着,整理着他身上的衣服。
“喏,这是你舅家的红,你得披上。”管事的从盘子里拿出一个大红缎子被面,给他挽好披上,旁边发子娘忙用红头绳把被面给新郎绑在身上,中间还挽了个大花。
“嗬,还真别说,这一打扮还真像个新郎官。”一边的人笑嘻嘻的打趣着。
“给,这些红包里装的是钱,有新娘子的梳头钱,上轿钱,穿衣钱……”
“这么多的穷讲究,还挺复杂的。”
“不是穷讲究,这是规矩,老辈子传下来的。”
新郎听任众人的摆布,一切收拾停当,他披红挂彩,在众人的前呼后拥下,坐上了停在外面的小轿车上,车上用大红绸缎挽成的红花,前面是扎在一起的两个小人,车子鸣了两声喇叭,缓缓的开走了。
娶亲的人到了女方家以后,按照当地风俗是要喝汤的。于是管事的安排娶亲的人入席,期间,女方的送客作陪,因为他们是女方的送客要陪男方的,就招呼着让他们也一起入席。
等人们都坐好后,端盘子的就端上来早就准备好的小菜。凉拌豆芽、土豆丝、辣椒油、盐、香菜等,旁边按照人数放着一样的汤碗,里面的汤那是色泽鲜艳,红的透亮。这时压饸饹的人就陆续到位,大锅里的水咕咕咚咚的早就烧开了,一个大嫂把早就醒好的面柔成圆筒状,放进饸饹床子里,两个棒小伙使出吃奶的劲把下压着,面块迫于压力被挤成细条状很不情愿的从小孔里出来。一条条的饸饹晶莹剔透,惹人口水都流下来了。在这里有句俗话“打到的媳妇揉到的面。”意思就是是面只要揉好了,那吃起来味道就是不一样。等锅开了后,捞起来的饸饹就盛满了盆,早就有端盘子的人把盘子拿了过来,放好盘子然后端上了桌。人们都客气的互相谦让着,端起早摆在桌子上的汤碗,里边的油辣子红得诱人,香得醉人。都不约而同的把筷子伸进了盆子,用筷子捞起来的饸饹由于太长的缘故,人们不得不站起身来,几根饸饹差不多就是一碗。给碗里放些香菜等调料,把饸饹在碗里拌均匀,香喷喷的美味吃在嘴里,说不出的透爽。辣得过瘾,吃的爽到心窝子了。刚吃了一口就连声喊着‘辣,好辣。’嘴里还不停的嘘嘘吹着气,惹得一桌子的人都笑,有的说辣得才实在。虽然味道是辣了一点,但入口却显得说不出的筋道、爽口,不由得让人食欲大增,就丝毫不顾忌形象,狼吞虎咽的不管不顾的大口吃了起来。
北方人过事就喜欢吃的是荞面饸饹,都好这一口,吃得是不亦乐乎。端盘子的人就忙的不停,刚把饸饹放到这个桌子上,那个桌子上又没有了。压饸饹的人更是辛苦,身上的衣服早让汗水给湿透了,脖子上围个毛巾,尽管不时的擦汗,脸上还是汗津津的,头发也早都湿透了,在锅灶前忙碌的妇女们更是被团团的热气所笼罩,都懒得说话。
吃罢了饸饹,管事的人就张罗着让赶紧撤席,按照当地的习俗准备上礼。摆了两张大桌子,铺上桌布,端盘子的人就端过来几样小菜,放在桌子上,摆好酒、烟,礼谱先生拿着本子和笔坐在上首,然后按照和主家列好的亲戚顺序排列,管事的先把舅家的亲戚请来,主家给倒酒,发烟,然后亲戚们上礼,过完礼,就是重头戏-酒席。已经是不成文的规矩,一切都在有条不紊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过完礼,就紧锣密鼓的准备坐席。一帮子能和新郎开玩笑的同辈们可是想着法的折磨新人。当地有三天无大小的说法,不管开什么玩笑都不过份。新郎的脸上用红给抹得五花六道色彩斑斓,他一再的给别人示弱,可别人依然是不依不饶,不停的给他们整条烟的发,女方家给陪嫁的冰箱、洗衣机、电视机等物品需要有人往车上搬,抬一件东西就要东西,把个新郎搞的是没有办法,任由他们去了。一群人看看也折腾得差不多了,这才慢腾腾的把东西给搬到车上。
去迎亲的一行,在女方家里只是礼节性的吃喝了一些东西,便起身回家。新娘子打扮的花枝招展,她本来人就长得漂亮,今天又是非比寻常的日子,一经打扮再穿上新娘的衣服,真是如同下凡的仙女一样,引得人们都说新郎有眼光。新娘不能踩娘家的土,新郎给新娘蒙上‘红盖头’,就一把抱起了新娘往车上走去,逗得看热闹的人们哈哈大笑。
因为距离不太远,车就开的相对的慢些。从村子里绕一圈,好多风光一会。看着坐在新郎身边的新娘子感觉到她今天特别的美艳动人,就下意识的握住了新娘的手。
迎亲的车队徐徐停在新郎的门前,噼里啪啦的响起了鞭炮声,门口也放了几墩子炮竹,点燃后就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成了一片,看热闹的人们都用手捂住耳朵,一些小孩争抢着落在地上没有爆炸的鞭炮,看热闹的人都看着皮卡车上装着女方娘家陪嫁的东西。人群噪杂着,议论着。车子到了彩棚前停住了,由于路面被彩棚占去了,小车没有办法通行,停下了。新娘戴着盖头由几个妇女给搀扶下来。一个孩子则端坐在车上,他是压轿的,就阻止着不让人搬东西,管事的一看就明白了,这是当地的风俗,就急忙和主家商量着给包了个大大的红包,压轿的孩子接了过来,看了一下,这才眉开眼笑的从车上走了下来,和其他人一起往里走去。
按照农村人的习俗,拜堂是必不可少的环节。早就有人写好了拜堂的程序,摆在香案上,点着两根红蜡烛,桌子上围着红布,显得祥和。主持仪式的人煞有介事的照本宣科,婚礼仪式一项项的进行。最后一项就是进入洞房,新郎听到这里,一把就扯掉新娘蒙着头上的红盖头,快速的往屋里奔去,他把盖头往门檐上一放就进了屋。新娘子在大姑娘、小媳妇、年轻小伙子和一大群唧唧喳喳孩子们的簇拥下也往洞房走去,在洞房里,人们在四周找寻着放在里边的东西。有的捡到了枣、核桃,有的捡到了用面做成的老虎、兔子。捡到东西的人就兴奋的叫着。
在人们短暂的嘈杂声停歇了,端盘子的人就先给女方这边的人端来了汤,就是扁食,直接就端到了新人的洞房。按照入座的程序给每人一碗,先给新娘子的。端盘子的人把碗给了新娘时,新娘接过碗放在桌子上,和新郎的碗悄悄的调换了一下。人们都没有先吃,都屏声凝气的看着他们先吃。新郎刚吃了一口就叫着好咸,引的人们大声的笑着,一阵又叫着好辣。这是当地的习俗才过门的新娘吃的扁食里面什么馅都有,盐、辣椒是常见的,寓意为过生活就是酸甜苦辣都要品尝的。在一片的笑声中,人们吃过扁食,然后准备坐席了。
厨师穿着油腻的工作服,肩膀上搭着一个毛巾,和几个帮厨的人在给碟子里装着凉菜。现在农村人过事都是每桌十个凉菜、十个热菜,鸡、鱼、肘子自是不不必少的硬件。在没有开席前,帮忙的人要给每一桌的桌子上围上桌布,每桌先放一瓶白酒、一箱啤酒,管事的放烟。大众消费就一般都是一包芙蓉王,一包十几块左右的烟。亲朋好友先坐在彩棚下喝茶聊天,然后,管事的人根据来客的年纪、辈分的不同,先按资排辈的按好上席,其他的亲朋好友就陆续入座就可以开始了。人都坐齐后,酒席就可以开始了,照例是坐上席的要先喝酒,他给杯子里倒上酒,轮流的给一桌子的人敬酒,一次累推,一桌人就是你敬来敬去要周而复始的一圈必须要下来,显得民风淳朴。一圈酒相互的敬下来,一瓶酒就所剩无几了。
承办酒席,绝不是把生的做成熟的那么简单,而是体现一个厨师水平的时候,就讲究的是色、香、味俱全。炉灶上摆着两个炒锅,旁边的案板上放着各种调料,辣椒酱和油紧挨着炒锅。只见那个厨师左手拿着炒锅,右手拿着炒勺,炉子下边的鼓风机呼呼的吹着风。厨师先给锅里倒入油,待油热了后,放入葱、姜、蒜,煸出香味后,才把各种配菜按照程序放到锅里,炒锅和炒勺有机的结合在一起,厨师快速的翻动着锅里的菜,彻底翻的是底朝天,锅里的火苗窜起来有一尺多高,窜出的火苗不停的往外冒,稍微翻炒几下,就依次倒入一边的碟子上。接着,就有端盘子的人忙的往席上端。厨师用马勺给锅里倒上清水,拿刷子快速的清洗一下,把水倒进旁边的塑料桶里,就放上锅,准备炒下一道菜,负责配菜的就把要炒的菜放在一边。由于席口多,一轮坐不下来,必须要坐两轮。厨师把火势加旺,把炒出来的菜倒入事先准备好的碟子里,端盘子的人走马灯似的穿梭于厨房和席间。上第一个热菜,新人就要给来宾敬酒,新娘要发烟顺便认识亲戚。
喜事喝酒助兴是不可避免的,年纪大点的就划拳打老虎杠子的,年轻的就是摇塞子,不喝白酒的就喝啤酒,酒桌上显得热闹非常。喝酒的喝酒,吃菜的吃菜,看的看,反正都没有闲着。紧接着就是一个一个的上热菜,有的人光顾着喝酒,前边的菜还没有都筷子,后边的菜就上来了,上来的菜就要换下去桌上的菜。有的菜几乎吃了个底朝天,有的连筷子都没有动。酒桌上的人有划拳的,胡吹乱侃的,有相互奉承的,唾沫星子乱溅,茶水酒杯被撞翻,水在桌子上是到处流。喝多的人脸色通红,衣服敞开着,不停的打着饱嗝。一时,酒气、热气、人气、烟气混合成了一种特殊气味,飘荡弥漫在整个棚子下。
新郎的身上披着红和新娘过来给客人敬酒,旁边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给端酒,盘子上的酒杯里早倒上了酒。新娘穿着一件红色的旗袍,头发上别着一束花,脚下穿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人也长得漂亮衣服像是给她量身定做的一样,显得漂亮极了。人们都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了来敬酒的新娘身上,连小孩子都说:“看新娘子多漂亮。”于是,人们都在私下里称赞着。
酒桌上的人们形态各异,人们依旧是划拳喝酒,推杯换盅。贪杯已经使不少人失态了,说着粗话,表现出平时所没有的陋习,难怪人们常说酒品既人品,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吃过酒席,有的人就打麻将或者扎金花。农村现在在精神方面的变化更加让人不可思议有些心痛。一天没有事就在麻将桌上消磨时间,他们农闲季节没有什么事做,打牌赌博成了他们每天联系邻里之间感情的唯一方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评论(0)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在线好友 消息 提醒 我的菜单 浏览 发贴 记录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71大众网 ( 粤ICP备14054894号-4 )     

71x71 Discuz! X3.4© 2015-202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