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登录 注册
71大众网 首页 城市 陕西 查看内容

陕西作家王伟《故乡记事》欣赏

2019-2-13 19:55 陕西 admin 评论(0) |原作者: 王伟 |来自: 原创
夏收


阵阵南风把浓郁的麦香吹进了村庄,“算黄算割”的鸟叫声此起彼伏。庄稼人的鞋底像抹了油似的一刻也闲不住了,男人们整理着镰刀、木锨、叉把,开始压场。早上,都早早的起床后,利用早晨的潮气,把成熟了的麦子连根拔起,差不多有半亩地大小的面积,然后,就把麦子一捆放在一堆,从渠边放水把刚拔过麦子的地方齐齐的浇上一遍水,水流不到的地方就用桶提水,给地上均匀的都撒上水,再套上毛馿拖着一捆湿木材,把浇过水的地方齐齐的拖一遍,用牛拉着一个碌碡,一圈圈的走着。开始,碌碡走过的地方一片泥宁,在上面铺一层麦草,碌碡上下沾满了泥显得笨重了许多。人们就走在牛后边拿一把铁锨用力的刮着上面的泥,渐渐的地面显得平整起来。女人们拾掇着簸箕、袋子,缝补着破了的口袋,老远就能听到磨镰刀的声音。
有的人在锅上烙着锅盔。亲热的有说有笑的。先在案上擀面,把揉好的面用刀切成一块一块的,放下刀,给面块上均匀的撒了一层面粉,用手把拳头大小的面块放在案上用手压平,然后用擀面杖把面块擀薄擀大,给锅里倒上些许清油,放在锅里。在锅边翻着面块,边给灶膛里舔着柴。别看烙锅盔,火候的掌握是关键,火不能大也不能小,得用文火慢慢的闷。火大了烙好的锅盔外焦里生,火小了烙不熟,金黄色的锅盔就烙好了。烙好的锅盔拿出来放在案板上。烙好锅盔后,就给锅里倒上水,洗净锅,又重添上水,准备煮面条。
麦地里,整个世界被热气所笼罩,一望无垠的麦浪被阵阵酷热的风吹着,发出簌簌的响声,虽偶尔有风但割麦子的人们感受不到丝毫的凉意,反而有一种让人窒息般的难耐。麦地显得广袤博大,从眼前望去无边无际,金色的麦穗让风一吹摇曳起舞,家家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出现在田间地头,知道麦熟一响,他们都清楚龙口夺食抢的就是时间,何况六月的天是娃娃脸说变就变,只有把粮食装进囤里头心里才能踏实。镰刀上下翻飞,麦子一铺铺的在地上堆积着,各种飞虫在麦秆上胡钻乱爬,人们的手上、鼻孔里是脏呼呼的灰尘让人恶心欲吐。
用衣襟擦着脸上的汗珠,烦躁的看了看天,就低头继续割麦,镰刀所到之处连麦子也像通人性似的齐刷刷的一铺铺倒下。只听到镰刀割麦的声音,有的戴着一顶破草帽,只顾弯腰低头收麦,脸上的汗珠如雨一样,胳膊上的皮肤早让烈日给晒成酱紫色,晶莹透明,白的确良衬衫被汗水湿透了,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有的人脸涨得通红,握着镰刀也使劲的割着麦。天气燥热异常,一点风也没有,太阳肆无忌惮的吐射着烈焰,树叶无力地垂下它疲软的腰肢,树上的知了蜷缩在树后懒得一动不动。收麦的人觉得鼻腔憋得难受,一擤鼻子就是粘满黑乎乎黑色的尘埃,用手一抹满是稠状的垃圾。一咬牙,他索性脱下外衣扔在麦铺上,光着膀子在烈日下疯狂的挥舞着镰刀,地上就是一铺铺的麦子。
麦地里,老人步伐蹒跚着拾掉在地上的麦穗。孩子们也三个一群、五个一堆,或领弟带妹也在地里拾麦。有的小孩用树枝编成一个凉帽戴在头上,有的坐在树下哄着年幼的弟妹,在堆起来的麦垛上从下面掏出一个洞,爬进爬出。有些小淘气鬼追逐着拉麦的车子从上边拽一把麦穗下来。不时的有小孩子推着自行车高声的叫喊着;冰棍,冰棍的声音。由于年纪太小的缘故,自行车不能骑上去,只能跨着套空骑。
麦场,树下一溜放满了水壶、茶杯。有钱的人花几十块钱雇个拖拉机碾场,拖拉机跑得风驰电挚,碌碡上下翻飞碾打着麦子;没有钱的人就用牛拉着碌碡手里拿根条子吆喝着牛,碌碡慢慢的移动着;还有的人干脆图个省事,想出了个最合算也最省事的办法,把麦子拉到公路上,往路上一铺让来来往往的车辆无偿的碾麦,并给路两边放上些大石头使车辆只能往中间走。早上摊开的麦子下午就碾好了,比在场里碾麦还省事。场上,看着有空地,就赶快准备摊场,就是把麦秆均匀的摊在场面上,暴晒后,把麦秆翻转,然后用碌碡碾。有人就赶快从垛起来的麦箩上往小摊场。有的用两个勾的耙子深深的扎进麦垛里,拽下一大片麦草来,拉到很远的空地上。有的用铁叉或木叉把拖过来的麦子首尾翻乱,然后稳稳的立在地上。碾过麦子的场上,各种工具都派上了用场,扫帚、铁叉、三股叉、推板、木锨,有的人开始起场翻场了,翻起来的麦草仔细的腾尽,以免得里面夹进麦粒,堆成一堆堆的小堆,然后挑到一边摞起来。戴着草帽站在麦垛上,不停的拨着下面挑上来的麦草。孩子们看着堆起来的麦草垛,那可成了欢乐场,可以在里面玩躲猫猫的游戏,不时的从一边藏到另外一边。
白天,晚上,木锨迎着星星和月亮,接着太阳,只要有风扬场的人们就拿起木锨使劲的扬。木锨扬起,麦子和麦糠自然分离,有些不听话的包皮麦子被扫帚扫到一边,麦子一点点的成堆,麦糠随风散落成沙滩。身上、头上落下厚厚的一层麦芒,扎得人浑身上下极不舒服,怪难受的。尽管这样他们丝毫也松懈不得,手里的木锨一刻也舍不得放下,有时都顾不得回家吃饭,家里人把饭送到场里,实在饿得慌就三下两下胡乱的吃几口,只要有风就忙放下碗,又扛起木锨扬起场来。碾麦场,更是往年这个地方,麦穗长长情也长,擎起一年的希望,说话声串成了串儿,汗珠也串成了串儿,落进成堆的麦粒里,扫帚汇集着麦粒,装进口袋的麦子人们才松了口气,坐在树下聊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评论(0)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在线好友 消息 提醒 我的菜单 浏览 发贴 记录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71大众网 ( 粤ICP备14054894号-4 )     

71x71 Discuz! X3.4© 2015-2025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